楚辞

正式步入咸鱼行列/更文随缘,甜饼选手,绝不发刀,没玻璃渣/王杰希主义者/墙头众多,产粮喻王(可能最近会有也青

【喻王】如何处理一只生病的微草队长


@革洗面心 的点文
希希生病了 喻喻照顾他的小故事w
一个发烧中非常放飞任性的希希
在役期间!
ooc慎

——————正文——————

王杰希,连续六年当选联盟最好队长No.1,常年占据“最想嫁的联盟职业选手”排行榜前三,照顾人技能满点到吸引了一堆女儿粉——却并没给自己点一个“好好照顾自己”的技能点,具体表现在:吃的只要能吃不算太难吃就行,衣服不需要正式出面的场合只要整洁不会太热太冷就行,房间只要不乱到找不到东西或者看着糟心就行。
其实就是为别人操心太多到自己头上就懒得管了。
当然这件事并没有多少人知道,除了他父母、林杰方士谦几个看着他成长的微草老队员之外也就只有喻文州了解他这个丝毫不在意自己什么熊样的德行了。
于是在某天喻文州拎着菜从外面回来发现王杰希就裹了条毯子,在沙发上睡成一团的时候认命地叹了口气。我是找了个对象还是养了个儿子啊……
“杰希,杰希?醒醒,到床上睡。在沙发上睡容易着凉的。”
“唔……”王杰希晕晕乎乎地张开眼睛,一看是喻文州,就又安心地两眼一闭团回沙发里,“回来了。”
“怎么在沙发上睡着了?”
“看了会儿电视,有点昏昏沉沉的,就睡过去了。”王杰希把自己又往被子里缩了缩,半张脸都埋进蓝底小星星的毯子里,“最近熬夜熬的吧。”
喻文州伸手拍拍他的脸想让他清醒一下回屋再睡,却发现王杰希的脸有点红的不正常。“杰希,你是不是发烧了?”喻文州俯身用眼皮去贴他的额头,果不其然——发烧了。
“王杰希,就一天不到,我不在家你又干什么了?把自己折腾发烧了?”喻文州的语气半是责备半是心疼,自己有事出了个门这人居然就能把自己弄病了。
“发烧?没感觉啊……”王杰希本来对自己的身体状况也不算太在意,加上发烧的debuff加持更是迟钝。“哦,中午午睡我好像忘记关空调了。”
“你可真够能的不看着你就搞出事来……”喻文州费劲地把王杰希从沙发上拽起来,把人搬到卧室把人用厚被子严严实实地捂好。“我去拿体温计。”喻文州给他倒了杯稍热的白开水放在床头柜上,转身在医药箱里翻找起来。
“我睡一觉就好了。”王杰希没觉得发个烧需要这么麻烦,也不想让喻文州为了自己这么折腾。
“不严重你可以随意,”喻文州把体温计塞进王杰希嘴里,“严重的话,吃药或者去社区保健站。”
王杰希含着体温计没法说话,只能乖巧的——至少在喻文州看来是乖巧的——点点头。
王杰希烧的不算太高,喻文州看着体温计的示数也就没打算让他吃药,只是帮人掖好被子让他接着睡发发汗,自己溜达进厨房给病号煲粥去了。新鲜青虾剥壳去线剖成两半,肥厚的海带根切成小丁,再配一点绿叶蔬菜——这边白粥小火煲着,那边配料已经打理出来,就等着什么时候王杰希醒了,下进锅里稍微煮一煮就可以吃了。
火不用他一直看着,他解了围裙,顺便去卫生间浸了条凉毛巾摸回卧室,王杰希早就睡死过去了。平日里强大稳重可靠的人如今生了病也是脆弱的,喻文州揉开王杰希睡梦中皱着的眉头,把毛巾敷在他额上,默默在心里又叹了口气——平时你为这操心为那操心,怎么就不能把照顾别人的心思分点来照顾照顾自己呢。
大概是潜意识中感觉到了旁边靠近的熟悉而令人安心的气息,睡梦中的王杰希把脑袋往喻文州这边蹭了蹭,习惯性地伸手去抱人——虽然只抱住了一条胳膊。喻文州也被他这意料之外的动作搞得愣了一下,旋即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轻轻揉了揉王杰希的头发,“睡着了都要抱,你这么喜欢我倒是让我少操点心啊。”
王杰希当然没可能听到这句话,他睡得正熟呢。喻文州动作轻柔地把自己的胳膊从王杰希怀里解放出来,拍了拍自家恋人裹成的被子卷,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书坐在床边读了起来打发等王杰希醒的时间,不时去搅和搅和他的粥或者给毛巾重新过一遍水冰一冰。
王杰希其实是被饿醒的。他早上没吃什么东西,中午直接睡过去了。现在都已经大晚上了,他不饿才怪。
“嗯?醒了?”喻文州察觉到他的动作,放下书转过头来看他。王杰希还没彻底清醒,顶着一脑袋花式翘曲的头发,表情茫然眼神懵懂地盯着喻文州看了好几秒。
喻文州感觉自己心都要化了。这样的王杰希实在是太少见也太可爱,可爱的让他忍不住想揉揉那个毛绒绒的脑袋——事实上他也的确这么干了,然后就被王杰希一巴掌拍掉了。
“喻文州,”王杰希面无表情地裹着被子坐起身,“我饿了。”
这语气怎么听着有点小委屈……错觉,一定是错觉。喻文州心想。
“我闻着粥味儿了。”王杰希盯着喻文州的眼睛接着说,“我饿了。”
“好,我把虾下进去就能吃了。你出来吃还是我端过来?”喻文州伸手去试他的体温,却见王杰希眼一闭又倒回枕头里——得,这是还没彻底睡醒呢。
虾不需要煮太长时间,稍微加热一下就能吃。这边喻文州正忙着把粥盛出来,那边王杰希半梦半醒地自己铺了床随意套了条睡裤就晃晃悠悠进了餐厅,拽开椅子又在桌子上趴下了。
“杰希?”喻文州一回头,正巧看见王杰希趴下去的动作。“杰希,吃饭了。刚刚你不还说饿吗?”喻文州俯下身去轻声把王杰希唤起来,“至少吃点东西。”
王杰希饿是饿,但是发烧带来的食欲不振不是他饿就能抵消掉的。喻文州盛了大半碗,他才吃了一半就不想吃了——这还得亏喻文州手艺好,让他多吃了几口。
“杰希你就吃这一点不行。”喻文州皱着眉头,“你这样就得我喂你了啊。”
王杰希没精打采地趴在餐桌上,“没胃口。”
喻文州态度强硬地把自己的椅子搬到王杰希旁边,舀起一勺粥吹凉了送到他嘴边,“张嘴。不然我也不介意嘴对嘴直接喂。”
“成成成我吃还不成吗喻大队长……”王杰希往椅子上一瘫,心安理得地接受着来自自家对象的喂食服务。
投喂完魔术师大大,喻文州把空碗放在一边,侧头就讨了个长吻直到王杰希喘不过气来才放过他——“杰希不好好吃饭,该罚。”
某蓝雨一把手如是说。

——————fin.——————

没啥文力不好吃见谅。
给大噶港个关于这篇文的灵异故事
这篇文断断续续码到大概三分之一左右的时候我突然开始头疼,疼了一个下午
我一合计麻蛋不会是我写老王生病遭报应了吧
于是晚上返校的时候就rio诚恳的拜了拜桌上供着的老王小立牌道了歉 表示希希我对不起你我再也不写你生病了
然后 没过几分钟 我好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写不好的东西真的会遭报应的

评论(5)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