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辞

正式步入咸鱼行列/更文随缘,甜饼选手,绝不发刀,没玻璃渣/王杰希主义者/墙头众多,产粮喻王(可能最近会有也青

【喻王】在拉格朗日点来一场约会

大概 算是个 星际pa?
部分设定有参考大刘《乡村教师》和《三体》系列
ooc慎
速写产物……
一条咸鱼最后的挣扎
——————正文——————
“引力平衡的地方就是约会的地方。”*
喻文州突然毫无缘由地想起这么一句话。他记不清是在多久前从一本古地球时代的书籍上看到这句话的了——远航的路途太过漫长,他在不断重复的冬眠和苏醒中几乎失去了对流逝时间长度的感知。
他们这一批先遣队是执行“寻找家园”的任务而被派出的。可笑,都在太空里漂泊不知几十代了,还总有一些老古董固执地想要踏上地面,到一个星球上扎根。他从情感上能够理解那群来自那个古早时代的太空先遣队员对一颗星球的情感,但是从哪个角度他都并不认同这种无谓的检查。太空中的变数太多,星球总是容易被袭击掠夺的。而星舰不一样,星舰的机动性更强,更有威力也更容易逃跑。
喻文州突然想起了自家恋人,那个能把战斗舰开的出神入化神鬼莫测上天入地的人。王杰希开战斗舰绝对是个天才,天才到让己方和敌方都会感觉头痛:王杰希的战斗方式总容易把空间结构搞得乱七八糟。后来他慢慢不再亲临一线而是退居指挥,这可是让后勤为他处理战场的压力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喻文州开始有点想念王杰希了。他隶属蓝雨分队,王杰希隶属微草分队,两队人数不同,按轮换冬眠制的排班,恰好轮到他们两个都醒着的几率是个并不让人高兴的数字。他上次见王杰希是在多少次苏醒前?喻文州数不过来。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值班期也就一周,不至于让他醒着孤独太久。后来王杰希想了个办法,每次苏醒都给对方留点信息或者小物件,稍缓相思之苦。王杰希还一本正经的告诉他这叫信物,一个存在于古中文里的概念。不得不说的确有点效果,靠着这些碎片喻文州能大致拼接出王杰希的近况,他甚至能想象到对方准备这些东西时的情态。但是无论信息还是信物终究都不是真人,不能替代触碰到活生生的个体带来的心理体验。
这回杰希给我准备的是什么呢,喻文州有点小期待的打开收件箱,却失望的发现王杰希只留了一封电子邮件。喻文州点开那个信息图标,王杰希的三维投影立刻站到他面前。
“看到这条给我发个信。”
简洁的非常有王杰希风格。喻文州在心里吐槽,我给你发信你还能立刻回我不成?这时候你还在冬眠舱里冻着呢。
但他还是给王杰希发去了消息,出于他们之间的信任。
三秒钟后他接收到了他目前接受过的最大的惊吓。
“惊喜吗,”刚刚在他面前消失的投影又出现了,这次不是预留消息——是王杰希的实时通讯。
喻文州目瞪口呆看着对面嘴角得意上扬的恋人。“我刚才还在想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冬眠仓里冻得结结实实的吗,你就给我玩了一出大变活人。”
“哦那我去把小别叫起来。”王杰希冷漠的抬手假装要按掉通讯连接。
“可别,”喻文州连忙认怂,笑得眉眼弯弯,“好不容易我们都醒着,许久没见,去约会怎么样?”
“我以为我们已经在一起快二十年了,不需要约会,”王杰希想了想还是决定算上冬眠时间,“去哪?太空里可没风景名胜。”
“离我们最近的拉格朗日点是哪个?我们就去那。”喻文州现在知道他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想起那句话。或许它和它的出现就是对眼下的状况的一个预言,来自被人们称为直觉的一种感应——或许是老夫老夫间的心有灵犀也说不定。
“嗯。”王杰希简短的应了一声就挂掉通讯,投影化为光点弥散消失。喻文州摊在舰长室的大椅子上伸了个懒腰,简单交代一下工作,点开随身终端调用了一艘小号载人探测舰。
空间跃迁的速度是很快的,转眼他已经到达约好的坐标。王杰希显然是懒得再开舰艇来,他选择等喻文州到达之后直接一个定位把自己传送到喻文州的探测舰上。
得亏探测舰有空间够他放这些玩意的。这是喻文州看到王杰希一起带过来的东西又一次目瞪口呆时的第一感想。王杰希不但带来了他本人,还带来了看起来应该是从生态区里现摘的水果,几块面包,甚至据王杰希自己说还有一小瓶酿造的果酒——一下子就让这顿普通的太空餐变的极度奢侈了起来。在食物合成的时代,即使是在城市舰队里按照几近失传的手艺制作出来的食物都是顶级享受,更别说是在太空探索中。
“我知道你们微草继承了当初亚洲舰队对食物的执着,平常喜欢折腾这些,”喻文州看着王杰希,嗓子有点干涩,“你也不用搞这么隆重吧。”
“菜和水果都是舰上培植的,面包香肠都是合成的。至于这个,”王杰希眨眨眼睛,略带骄傲地晃晃手里那个金属瓶子,“是我上次冬眠前拜托英杰帮我安排的,查资料费了不少力。但是为了你还是挺值的。”
喻文州还想说点什么,想了想又咽了回去。这种时候说什么多余的话都是在破坏气氛。他伸手把探测舰的显示模式调成全透明,由着幽深的太空将他们环绕包裹。旁边的小行星的阴影边缘刚好罩住舰体,打出完美的天然柔光效果。
“知道是我们来约会,不知道还以为咱俩打算带着干粮挟持探测舰私奔呢。”喻文州从篮子里抽了一块面包,“你们微草的食物合成系统不错,不输我们蓝雨。”
“要挟持也得是蓝雨母舰级别,”王杰希想了想决定不告诉喻文州他上回默许袁柏清偷偷拷走一份蓝雨舰食物合成系统的源代码回去改良微草伙食的事。“你是怎么想到要到这种地方约会的?”
“心血来潮。”喻文州盯着在空中慢慢向他漂来的那个果酒球回答道,“突然就想到了。”
“引力平衡点,真会找地方。”王杰希评价他的突发奇想,“喻舰长节能小能手啊。”
“它很稳定。”喻文州把漂到他面前的液球吞下去,“杰希你的酒味道不错。”
“谢谢夸奖。”王杰希挑起一边眉毛,“但是这不是你偷偷牵我手的原因。”
被发现的某人脸不红心不跳甚至连手都没收回来,“好的,那么请问我可以光明正大牵吗,我亲爱的杰希?”
“准了。”王杰希反握住喻文州的手。
牵手后的拥抱显得非常理所当然,拥抱之后接着的亲吻也顺理成章。清甜的果酒味道在唇舌之间传递,酵母还在尽职尽责的继续将恋爱的甜蜜发酵成醉人的芬芳。在这一方小小的天地里其他一切丝毫都失去了意义,只有他们两个的存在是真实而稳定的,像是他们所在的拉格朗日点,运行轨迹稳定而不受外界扰动所影响。太空冰冷而死寂,身边恋人却是鲜活的,有着令人安心放松的体温和心跳。
“醒醒。”
喻文州从自己飞到十万八千里以外的思绪里被拽了回来。
“说要来约会自己在那儿神游。”
喻文州觉得自己大概还没回过神,他怎么听着王杰希这话里还有点自己不理他的小委屈呢。王杰希的表情倒是看不出什么,一贯的清冷淡然。
“我突然想起来很久之前有人跟我吐槽过,”喻文州盯着王杰希的侧颜,捏了捏他的手开口道,“说你这张脸一看就x冷淡。”
“方士谦还是黄少天。”王杰希偏头问到,同时用另一只手把喻文州不安分的爪子按到自己腿上不让他乱动。“你老实点。”
“方士谦。来约会还不让牵牵手啦,虐待亲夫啊。”喻文州没忍住顺手摸了下王杰希大腿,嗯杰希他好像又瘦了点,我应该回去找找营养系统看看给做点什么比较适合他能让他稍微胖一点的……
“又在走神。”王杰希的语气依旧淡淡的似乎听不出什么情绪,但是喻文州听的出来这次这个不满绝对不是错觉。
这个会有点小脾气的王杰希……意外的,很可爱。
虽然更可爱的王杰希他也见过但是果然杰希无论怎么看都好,越看越好。
“你再盯着我看我也不会开花的。”王杰希伸手在喻文州面前晃了晃,“不过我可以试试为你种一朵。”
“别,占用宝贵的资源给另一半种花,要是被知道了会被处分吧。”喻文州笑着摇摇头,伸手给王杰希比了个花的造型,“你看,这不就是花嘛。多省事。”
幼稚的造型和王杰希的人设严重不符,喜剧效果非常出色。喻文州笑的停不下来,王杰希抬手捧住他的脸无奈地叹了口气,喻文州也顺着他的动作环抱他。他们从对方的眸子里看到无限星海,也看见自己的倒影,映在眼中也映在彼此的灵魂里。轻巧的吻演变成又一场的缠绵,到两个人几乎都要喘不过气才恋恋不舍的结束。
“我有点不想冬眠了,”喻文州看向窗外,“就这么一直能看到你多好。”
“你的七天值班才刚刚开始,”王杰希一针见血的指出,“我的也一样。”
他们还有漫长的醒着的时间可以用来陪伴彼此,还有更长的时间可以在冬眠中一起走向未来,走向身边有对方相伴的尽头。




小剧场:
王杰希叹了口气,伸手捧住喻文州的脸。
喻文州:你要我给你也开个花吗?
王杰希:……不,我只是想你多大了。
喻文州:我还以为你想说我和花一样好看。
王杰希:醒醒,你可不是什么花。
喻文州;是啊,我不是花,是你的爱人呀。
——————end.——————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