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辞

正式步入咸鱼行列/更文随缘,甜饼选手,绝不发刀,没玻璃渣/王杰希主义者/墙头众多,产粮喻王(可能最近会有也青

【喻王2018文州生贺】千里送男朋友


原先正经八百的生贺被我拖没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才能看到它/x
喻王交往不久设定 小甜饼
混杂的时间设定请大噶不要深究

——————正文——————
喻文州今年的生日是真·在家过的。
本来每年这时候排名赛其实都已经开始了,队里也不可能单独给他放一天生日假,所以他的生日基本都是和队里这帮人一起过,晚上回宿舍吃碗食堂加餐的长寿面也就算完了。也是喻家父母比较理解,不然喻文州大概每年都得被夺命call……姑且不做这种不忍直视的假设。
碰巧今年过年晚,联盟再怎么灭绝天良也不可能不让人过年,提前一周休赛放新年假,这才给了平常不着家的喻大队长一个回家过生日的机会。
喻文州心里不由得感慨一句,人在联盟身不由己,他也很想回家吃妈妈亲身做的鸡汤面而不是食堂贴心的白水煮挂面卧鸡蛋啊。
蛋糕是之前预定好的,六寸的大小差不多够一家人晚上吃完饭当甜点,一人一块不会浪费。蛋糕店也不是什么著名连锁的高端品牌,就是他总去的一家普通的小店,几平方米的店面里永远弥散着奶油面粉和白糖烘烤后散发的温暖香气。店主正在一帘之隔的小厨房里忙活,见他来了就打声招呼指指旁边一个用丝带捆好的纸盒,示意他自己拿一下。喻文州扫了门口的二维码把账一付,提着个蛋糕盒子轻松愉快的就踏上了回家的路。在家过生日连蛋糕都剩了不少事,他暗自算计着,之前还得订两份,一份不用别的多要奶油就行——为了给队里一帮以黄少天为头热情过剩的队员们发泄他们对糊奶油这项运动的爱好。等他们糊够了把自己收拾成人样了,再拎另一份出来分着吃。
要不和他们打声招呼,说父母实在不想放人以后都在家过好了。一点都不想照顾一帮大龄儿童的某某某暗自拨拉着自己那个小算盘。电话从刚才出来就在响,他掏出来粗略看一眼,大半是队友的祝福短信,黄少天的太长一条没发下还分了上下,果断回家再看;有一条是母上大人发的叮嘱他取了蛋糕早点回家,饭快好了,喻文州顺手回了个取完了在路上呢。还有几条快递消息,不知道都是谁邮来的生日礼物。
王杰希哪去了。
喻文州有点小情绪的按灭手机屏幕,整个人一个行走的表情包:超不爽.jpg
你这样会失去你的喻文州的。
然后他回家的时候就收到了一个巨大的连惊喜带惊吓的大礼。
“杰希……?”
“杵着干什么,进屋啊。”听到敲门声来给他开门的王杰希冲他一扬下巴,接过他手里的蛋糕盒子就晃没影了,留下一个被套了个僵直buff的喻文州呆在门口。
这什么情况,我在哪,这人是谁,他为什么会在这儿。
这是我家我没敲错门啊。
他还在这儿神游找魂呢,那边王杰希已经放好东西又出来了。“还搁这儿立着呢,”他伸手在喻文州眼前晃晃,“正好,那咱俩取快递去吧——一大堆在门卫堆着,再拖下去物业该打骚扰电话来了。”
“对对对你赶紧去取快递去!多帮人杰希拿点!”喻爸爸从厨房探出个毫不留情的吆喝自家崽子,“他是特地来给你过生日的,跟着我们都忙了大半天了,你多干点活。”
“哦。”喻文州机械的点点头,跟着王杰希跑了。
“你是怎么跑过来的?”抱着快递盒子上楼的时候他好像才缓过神来,“从北京到广州,可别告诉我你骑灭绝星辰过来的。”
“飞机啊,”王杰希莫名其妙,“喻文州你过个生日过傻了可不是我的锅啊,我不负责给你们蓝雨赔偿一个队长。”
“你是特地飞过来给我过生日的?”
“要不然呢?快过年我吃饱撑的吗?”王杰希一副快被他气乐了的样,“我就在这儿呆一天你能不能唠两句有用磕。”
“留下来吃?”喻文州帮着他把那大大小小天南海北运过来的礼物搬进他房间等一会拆包,“要不你干脆留下来睡一晚好了,我房间床够大。”
“唔,你爸妈说让我睡你房间你去睡书房,”王杰希点点头,“放心,我跟他们说了咱俩都不胖挤挤能挤下。待会我去给你下面。”
……这是我过生日吗,怎么感觉王杰希才是他们亲儿子呢。家庭地位骤降的喻文州突然有点小忧伤。

“州州!吃饭了!!”喻妈妈一嗓子好惊动了拿着儿童安全小剪刀努力对付快递包装的喻文州,他一抬头,王杰希正立在门口努力憋笑。
“咳……我敲你门你没答应,阿姨说没事她吆喝一声就行……噗。”王杰希明显整个肩头都笑得抖啊抖,“走啊州州,切蛋糕去。”
喻文州咀嚼着王杰希那句笑出了颤音的“州州”,心里莫名觉得还有点甜,决定暂且不追究母上大人当着对象面喊他小名毁了他形象这码事。
之后追没追究,嗯。
餐桌上,喻爸喻妈显然对这个“来陪儿子过生日”的朋友非常满意,把王杰希好一顿夸的同时还不忘话里话外点着喻文州总不回家一心战队。喻文州一遍应着这甜蜜的嫌弃一边在心里吐槽,说我工作狂,你们夸成花的这位才更是个工作狂好吗你们不要被他能干勤快能陪聊还能帮工的外表欺骗了!!我家杰希真好!
吐槽着吐槽着脑回路又跑偏了呢,喻州州同学。
“吃吧,”喻妈妈恨不得把喻文州的碗变成微缩版的餐桌,凡是桌上有的都往他碗里夹,“好不容易回家过个生日,多吃点,明年可都吃不到家里生日宴啦。”
“妈你别夹了我还得留点肚子吃人家的生日面呢,”喻文州拦下母上大人还想往自己碗里赛菜的筷子,“大老远来给我做顿面,我不能不给人点面子啊。”
“小王说面要等晚上再给你做,你先吃着。”喻爸爸也加入了“投喂喻文州”的大军中。
“你就吃吧,”王杰希也跟着凑热闹,往他碗里放了只剥好皮的盐焗虾,“我想吃家里饭我妈还懒得给我做呢,经常把我赶去吃食堂。”
喻家父母立刻转战,“希希你也多吃点,别把自己当外人,放开吃呀!”“小王你不用拘束,他妈呀就手艺特别好,文州可喜欢她的菜了……”
喻文州看着面对两位家长合力关爱显得有点手足无措的王杰希笑出了声。他怎么就这么可爱呢,喻文州心想。明明相处谈话的时候都还游刃有余的,一旦被过度热情的关心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太可爱了,太可爱了。
“好啦你们就别折腾他了,”喻文州决定还是拯救一下在男友滤镜加持下看起来可怜又无助的王杰希,“杰希你去做面吧——我很想吃你亲手做的生日面。”
终于得救的王杰希松了一口气,捣鼓他那坨盖着湿布的面团去了。喻文州眨巴眨巴眼睛搬了个小凳子过去凑热闹,看王杰希手法娴熟的把面团揉光滑擀平切成细长的面条,丢进旁边滚开的汤里。面汤是之前煮鸡肉时王杰希留下的鸡汤,稍微调了点咸味就拿来给喻文州煮面条了。配料也很随意,顺手留的鸡胸脯肉撕成丝,顺着锅边滑个鸡蛋最后撒上点香葱末就出锅了。
标准王氏极简风格,要不是为了他看着好看喻文州怀疑王杰希其实连葱都不想加。
但是他还是被这一碗简单的面感动了。
毕竟王杰希是大老远跑来就为了给他过个生日煮碗面。
“吃啊,你刚才不说想吃面吗。”王杰希做的时候带出了喻爸喻妈的份,这会正给另外两个人捞面条呢。“卖相一般凑合看吧,吃起来应该还是可以的。”
“岂止可以,”喻文州真心实意的觉得这面好吃,“退役了你可以开家面馆为生了。”
“看看人家希希,再看看你,你退役了就吃老本吧。”喻妈妈显然也很满意王杰希的面,“希希呀你可接济着点他,不用多,记得给他碗面吃就行。”
让我给他做一辈子面都行,王杰希心想。

——————end.——————

评论(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