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辞

正式步入咸鱼行列/更文随缘,甜饼选手,绝不发刀,没玻璃渣/王杰希主义者/墙头众多,产粮喻王(可能最近会有也青

【尤诺生贺/联文Part1】尤诺的一天

这个是写时之歌相关的子博!

一个咸鱼了解一下:

是一个来拉低平均水平的。
不知所云的玩意。
ooc严重慎。


同每一个需要工作的早晨一样,尤诺的生物钟把他从梦中唤醒。
但今天又不一样——挂在墙上的日历清清楚楚的表明,今天是他的生日。
尤诺摸摸床头的相框叹了口气。曾经有个人答应他每年他的生日都会送给他一瓶自酿的酒,可惜他也只收到了当年的一瓶红果蜜酒和一张生日贺卡。然后……他不愿再去想那个“然后”。
“学院那边有两节课,下午后勤处有个小会……”尤诺看向挂在墙边的日程表,“事情不多,还能去看看果园那边。”
早餐时候父母分别祝贺了他生日快乐,然后交给他一个礼物盒——早上给礼物,但晚上才允许打开。尤诺小心翼翼地把那个扎着金色丝带的盒子放在书桌上,小小期待了一下今年的礼物会是什么。他挥挥手告别家人,带着公文包到学院那边去了。
花都虽说是在北国,但感谢于遍及全浮空城的温控系统,这里不但不是特纳领那种标准的严寒之地,甚至可以说是四季温暖如春;作为中心的阿斯克尔家府邸更是常年维持在最舒服的温湿度。虽说这样,尤诺踏出家门时却还是感觉到一丝冷风。他嘟囔一句,不禁紧了紧身上的毛呢外套。
第一节课是纯理论课,讲的是常见治疗药剂的作用原理及应用。这种基础内容对尤诺来说当然毫无压力,粉笔唰唰唰写满一块又一块黑板,下面的学生跟着唰唰唰记笔记,不知不觉大半节课就过去了。“虽然现在神力治疗相较于药剂治疗更加快速、彻底,但我们不可否认药剂在我们的治疗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神力者毕竟是少数,而治疗药剂作为一种方便且有效的手段,可以在更广阔的空间内发挥作用。你们现在所接触到的只是基础,等你们对它有了更深的认识后,你们会发现它的惊人力量……好了,下课。有什么问题课后来办公室找我。”尤诺简单地做了个小结,掏出手帕擦掉手上的粉笔灰,收拾好书本教案回到办公室打算吃点东西喝口水,不料刚放下东西就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是来问题的学生吧。尤诺端正一下坐姿,随手抽过几张草纸放在一边,对门外喊了一声“请进。”
“教授!这是我为您准备的生日礼物,请务必收下!”“教授生日快乐!请收下我这份聊表心意的礼物!”“教授生日快乐,这份礼物是我对你的爱!”……
尤诺看着一下子涌进办公室的一大堆吵吵嚷嚷的小姑娘面色一僵。这帮学生到底是从哪打听到自己今天生日的!一个个都疯了吗?不好好学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玩意!
好不容易打发走这群疯狂的小姑娘,尤诺头疼地看着地上堆成座小山的礼物不知该如何处理。隔壁办公室的一位老教授笑眯眯的晃悠过来与他聊起了天,“今天生日?”尤诺和他还算挺熟,小的时候这位老教授还来给他讲过课。他把这位老爷子请进屋里坐下,给对方倒了杯茶,自己也捧了一杯,“是。谁知道怎么就被学生们知道了。”
“呵呵……我看刚才堵在门口的可都是女学生啊,”老教授揶揄的冲他笑笑,“看起来不少人都对你芳心暗许呢。”
“说笑了,”尤诺摆摆手,“我希望我的学生都是以成为优秀的医师为目标,而不是整天想着如何讨她们的教授欢心。”
老教授笑眯眯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包花生酥糖放到小桌上,“我一个老头子也没什么好东西,我猜你应该会喜欢这些甜滋滋的小零嘴。我妻子做的,老头子也吃不了多少,给你当生日礼物。”
“劳您有心了。”尤诺看到酥糖眼睛一亮。这位老教授的夫人做的酥糖可是他曾经最喜欢的甜食之一,后来他也成为了教授,不好再像小时候那么肆无忌惮的等人来家里上课的时候要糖吃,可是他一大遗憾。面上的礼节还维持着,其实尤诺心里已经开始计划这包酥糖要放在哪才不会被别人偷吃。
“看着一副老成正经的样子,其实还是那个爱吃糖的小鬼。”老教授笑着喝掉杯中的茶,“我还有课要上,你可以把它打开吃掉。”
“我送您。”尤诺起身一直把他送到教室门口,然后一溜小跑回办公室,宝贝似的把这一包糖放在柜子顶层的角落里。“还是这个味道……”尤诺剥开糖纸往嘴里塞进一块,满足地眯起眼睛,躺在躺椅上享受美味。
下午的军部后勤会议一如既往的无聊,那帮军官们依旧在一些无聊的问题上争论来争论去,要不要给基层后勤人员增加福利?要不要争取更多预算?尤诺竖起文件,躲在后面偷偷打了个哈欠。在这种会议中他是没什么发话的机会的,毕竟他还太小,即使他们顾忌着他阿斯克尔少领主的身份不得不让他旁听,这种小小的决策也没他什么发言的机会。表面上冠冕堂皇一套一套的,什么为基层谋福利啊升级设施啊,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争取自己的民意,争取那点贡献,到时候调去别的岗位……不就是觉得后勤没前途吗。尤诺撇撇嘴。当然,对他来说,他很满意自己医疗部的位置,没有太多军务要处理,可以安心做好自己治疗师的本职工作——治病救人才是他毕生的目标。他的思绪又飘回到家里书柜上那个礼物盒上。去年萨隆从卡罗工坊给他定制了一个1;18的最新款载人飞船模型,是真的可以飞上天的那种,驾驶舱里还有一个小小的他的人偶。尤诺很喜欢那架模型,把它放在展览柜最上面的位置,几乎隔天就拿出来擦一遍。前年是艾德丽莎找来的一张据说失传已久的甜品制作方法,再往前是一本珍贵的医术古籍残本……不知道今年会是什么呢?某位知名调酒师的不传之秘?一台测试中的最高端的医学器械试用机?尤诺的思绪越飞越远。每年家里的生日礼物都是他某一段时间内最心心念念想要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人就是能通过各种途径知道。
“今天的会议就先开到这里。今天的会议总结就不交给尤诺你来写了,这一次弗蒂图你负责。”坐在主位上的老部长发话,冲尤诺挤挤眼睛,“今天寿星最大。”
尤诺缓慢地眨了眨眼睛。还有这种好事?他看向一脸笑眯眯的老部长,老部长冲他点点头,“小朋友,以后你要写的总结报告还多着呐。”
老部长是知道尤诺的心思的。后勤是个磨人的地方,有的人呆不到多久就走了,有的人只想混日子,像尤诺这种心思纯正认真做事的人是极少的,更何况尤诺还是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少爷。老部长打心底里喜欢他,认为他是个好苗子,也有意照顾他、培养他,平常有锻炼机会也尽量分给尤诺。
一个下午突然就闲了出来。尤诺漫无目的地在自家院子里闲逛,偶尔提起剪子修整一下形状长坏了的花枝和灌木,或者从缀满果实的树上揪下长得最好的一颗果子塞进嘴里。“好久没这么闲过了……”他躺在毛茸茸的草地上,摊开身体,闭上眼感受着午间穿透眼皮泻进瞳孔的金光和它带来的懒洋洋的温暖。
尤诺打了个哈欠。金色是阿斯克尔家族的颜色,是和治愈神力的白光一样写进基因序列里的象征,是他们的骄傲。
——还有金灿灿的果实,糖浆和酒液。他想起父母和自己讲过的他满一岁时举报的的盛大宴会。后年今天就是他二十岁的成年礼,大概不会再有这么悠闲的日子了。他打了个滚,毫不在意衣服上沾上了草屑。
“铃——”
通讯器的铃声打破了难得的静谧。
尤诺眼看都快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硬是被这一条通话申请惊清醒了。“喂?”尤诺按下同意键,电话那边尽远的声音传来。
“尤诺?你感冒了?听着声音有点哑。”
“没有,我快睡着了你一个通讯发过来……”尤诺揉揉眼睛不满地随口抱怨一句,“有什么事吗?”
“你能不能到时之歌这边来一趟?”尽远的声音难得带了点严肃的意味。
“我马上过去。”能让尽远这么严肃的事,事态应该很严重。尤诺没多想,随意换了套工作装提起药箱就匆匆出门赶往书屋。


Part2 @阿斯克尔族少族长夫人
微博合集目录

评论

热度(6)

  1. 楚辞一个咸鱼了解一下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是写时之歌相关的子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