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辞

正式步入咸鱼行列/更文随缘,甜饼选手,绝不发刀,没玻璃渣/王杰希主义者/墙头众多,产粮喻王(可能最近会有也青

【喻王】北欧之旅


@🍵 的点文
希希和北欧风真的很搭了!!

——————正文——————

喻文州终于在十四赛季退役了。
在创下了联盟在役时间最长的记录后——
跑路了。
发布会都没上人就没影了,退役消息都是副队卢瀚文宣布的。
众大媒体小媒体自媒体,猝不及防,心情崩坏,想起了当年被王杰希退役支配的恐惧。
好歹人王杰希还出席了一下最后一场比赛的赛后发布会,散会之后才在官微上发了个通告才消失的!
虽然并没比喻文州干的这事好多少。

各家记者绞尽脑汁重温噩梦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偷偷摸摸开车溜到机场准备登机了。
飞机票是事先就定好的,喻文州早就计划好退役之后要和王杰希一起去旅游。
退役后不会再插手战队事务,不放手让他们自己飞是不行的,未来还是要靠他们的。
喻文州想起王杰希十一赛季某次采访时的话,深以为然。
年轻人还是要学着收拾摊子的。
他摸摸胸前别着的金属徽章,是蓝雨队徽的图案,右下角有一个六芒星阵,阵中心是条小鱼。
是当初黄少天退役的时候想出来的主意,给每人——甚至退役的和转会的几个——都做了一个,右下角的图案各自不同,他自己的是剑和文字泡,郑轩的是个鸭梨,宋晓是把钥匙,小卢是个笑脸,景熙是个奶酪。据解释是代表他是个奶还经常被推出来当诱饵,气的徐景熙当时追着黄少天绕俱乐部跑了三圈。
喻文州不由得露出一点怀念的微笑。
突如其来的铃声打断了他的回忆,而在看到来电人后他的笑容更加灿烂起来。
“杰希?我要登机啦,什么事呀?”
“感叹一句你这一手玩的挺绝,”那边王杰希侧头夹着电话正在从行李箱里往外折腾东西,床上笔电屏幕显示的正是刚刚的发布会直播,“我这边找好地儿了,你麻溜过来。”
“得旨——”喻文州故意捏尖了嗓子回复他,自己都没忍住笑出声来。“等着给我接机吧,最好是洗干净的。”
“美得你。”王杰希翻了个对方看不到的白眼,“国际长途挺贵的,你这么浪费话费我撂了啊。”
“好好好,国际网络免费电话,”喻文州心情极好,“我马上登机啦。”
“一路顺风。”王杰希想了想也没什么别的好祝的,这么多年这么多次送别能说的早都说过了。
“等我。”喻文州贴近话筒给他隔空送个吻,想象着那头一脸冷淡却红了耳尖的模样,笑盈盈了按下了通话结束键,背着背包走向登机口。

奥斯陆。
他们的第一站。

喻文州下飞机的时候还没太醒过来,仍旧处于迷茫状态,看到靠着柱子冲他挥手的王杰希才清醒一点。
“今天先歇歇,明天我们再开始玩,”王杰希向他伸出手。他出来时套了件非常北欧特色的毛衣,午后金黄蜂蜜似的阳光倾泻在他身上,宁静而慵懒,从喻文州的角度看过去,像是被定格在晶莹琥珀里的瞬间,美好而永恒。
“醒醒,”王杰希在他面前摆摆手,“精神点,到旅店想睡再睡。”
喻文州牵起他的手晃了晃,轻吐一口气。刚才的王杰希实在是太好看了点,大概北欧所带的梦幻安详色彩和他本身气质的安定融合的太完美带来的加成buff吧。
反正我家杰希就是好看。头号王吹喻某某这么想着。

挪威多湾,首都奥斯陆也不例外。除此之外,它还背靠霍尔门科伦山。
“面水背山,处阳位,”王杰希躺在船上晒着太阳懒洋洋地点评,“这儿风水不错啊,当初建都的人挺有眼光。”
“王大师可真是好兴致,”一直都在尽心尽力划船的喻文州看着王杰希这幅大爷做派,“小的可是摇船摇的这手都快断啦。”
“也没人要你必须摇啊,”王杰希眯着眼睛挥挥手示意他过来,“躺着晒会儿太阳。”
喻文州摇摇头苦笑一声,丢了船桨做到王杰希身边。船里的空间说不上太狭窄也绝对不宽裕,要两个人一起躺着还是挤了点。不过王杰希显然没想让他坐着,一拽一搂,干净利落地就把喻文州放倒抱在怀里了。
整个过程连眼睛都没睁。
喻文州只得顺着他意躺下来。两人几乎是紧贴在一起,喻文州一转头就能看见王杰希仿佛睡着般宁静的侧脸,连汗毛都在温温柔柔的阳光下看的一清二楚。
他躺下后王杰希就没再说话,只是把自己的手扣进他的手里带着他做手操——尽管王杰希早就退役,已经没必要再保持竞技状态,这个习惯还是依旧保留着,为了喻文州自己太累不想做的时候手操不会少。
没了动力的小船在宽阔的水面上飘飘忽忽,顺着水波起伏,倒像是天然的摇篮。喻文州迷迷糊糊感觉王杰希的动作逐渐停了,侧头一看发现这人竟已经睡着了。喻文州没忍住拿出手机拍了张睡颜照,犹豫再三最终决定还是不发了。
这么可爱不能便宜别人啊。把手机放回口袋里的喻文州心满意足,翻个身抱着王杰希也随着一起去会周公了。

露天睡觉睡的太香的后果就是两人都着凉感冒,导致原计划去冰岛泡温泉看极光的行程推迟了三天,结果两人到达的时候就很遗憾被当地导游告知最近极光的出现概率很低,他们很可能会遗憾而归。
“至少泡温泉不用靠概率。”喻文州把特地带来的相机收进包里,遗憾地摊摊手。
“你上池子里游一圈儿。”王杰希看着翻腾着热气的温泉池子若有所思。
“怎么,想看我游泳还是怀念我的肉体?”喻文州试探着下水,被稍微有点高的温度刺激了一下,决定先在水边适应适应再下去。
“不都说你是锦鲤嘛,”王杰希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两遍,“你下去游一游,我冲你许个愿,说不定极光就成了。”
……就算我是锦鲤这温度我也熟了吧。
喻文州习惯性折服在自己恋人的强大脑洞之下。
“那不是应该冲你许愿嘛,”喻文州滑进池子里冲他笑的促狭,“毕竟魔术师大大是万千星辰加冕的,搞个极光应该不难。”
“极光和星星不是一个概念,”王杰希竟然认认真真的给喻文州科普起来“极光是一种大气现象,成因是……”
“饶过这条可怜又无助的锦鲤吧,”喻文州举双手做投降状,“我连高中都没念过。”
“哦。”王杰希点点头,跨步要往温泉池里走,却被喻文州一个偷袭直接摔进了水里。
“你几岁了?”王杰希抹了把脸上的水珠,不巧甩了喻文州一脸水。
“不大不大,幼儿园中班吧。”喻文州也没在意,笑的整个人都在抖,被王杰希瞪了一眼才稍微收敛,凑到旁边去抱他,“喻宝宝想要亲亲。”
王杰希对喻文州的这类小伎俩向来没脾气——于是他也就认命的啃了喻文州一口,继续靠在池边被烘的暖洋洋的石头上闭目养神,无视掉一边喻文州趁机偷偷这儿摸摸那捏捏的小动作,只在喻文州大胆到把手探进他泳裤里的时候才警告性地在人腰上不轻不重的掐了一把。
“温泉最好不要泡超过十五分钟。”
“所以?”
“您悠着点,我先走了。”王杰希非常冷漠的披上浴袍晃着两条还冒着热气的大长腿晃走了,留下喻文州一个人在温泉池子里叹气。

不知道是锦鲤喻在温泉里游过一圈欧气爆发还是群星之主王杰希的玄学力量,总之他们是真的撞了个大运气——难得一见的极光大爆发,就被他们临走前赶上了。
“杰希你等我一下我去拿相机!!”喻文州叮嘱了王杰希一句就飞快地向他们住的那个山坡下的小旅馆跑去。谁也没想到这极光还能给他们来这么一个大惊喜,于是相机就被放在行李包里压着了。
王杰希冲他挥挥手,抬头看着铺满整个天空的极光漂动游弋。整个夜空都被染成了幽绿色,还有点点星光夹杂期间。他突然就想起了灭绝星辰的特效星屑,还有依旧在荣耀赛场上高高飘扬的那抹鲜绿。他正放飞思绪,突然被人从身后抱住,相机的边角硌得他后背疼。那人还不满意似的又在他后脖颈子上咬了一口,力道不大但咬的也挺疼。
他叹了口气,“喻文州你抽什么风,相机压坏了怎么办。”
“我怕你飞走。”喻文州非常认真地说,把相机甩到身侧抱得更紧了些。他拿着相机跑回来的时候就看着王杰希站在山坡顶,抬头仰望着天空,大片幽深空灵的绿裹着繁星将他温柔笼罩。夜色昏暗,再加上距离也不近,他看不清王杰希的表情,甚至只能辨识出那个轮廓。喻文州突然无来由的惶恐,好像王杰希下一秒就会回头冲他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然后踏着满天的星光和极光翩然离开——很可笑,他自己也知道。但他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把王杰希紧紧抱住的念头,并迅速付诸实践,甚至没想到胸前的相机会硌到人。
“我真不会飞。”王杰希哭笑不得。他自然不知道喻文州刚才的心理活动,但是他的确感觉到了身后人的不安。“不是要拍照吗,”他拍拍喻文州的手示意他放开,“这个角度挺好的。”
喻文州放手后退几步,王杰希也跟着凑到他身边,动作自然地一手搭在他肩膀上,看着相机小小的取景器里的画面给他一点指导意见。说话时的白气被风吹散在他眼前,喻文州突然又笑了起来。
他还在地上,王杰希怎么可能飞走嘛。
“你站远一点,对就这样——”他又向后退了一段距离,示意王杰希站在那里别动。
快门咔嚓一声,身披极光头顶星光的王杰希就这么定格在了相机里。
“你说我回去给这张照片p个王不留行的装备放出去怎么样,配字我都想好了。”
“事先说好,”王杰希抬起下巴示意头顶的一片绿莹莹,“我主场作战。”言外之意你给我老实点别搞什么小动作恶作剧。
“术士喻文州申请转会,”喻文州趴着王杰希肩膀上笑,对方后颈上那个牙印还没消。“转到王杰希战队好不好啊?”
“准了,终身禁止再次转会。”


fin.

喻喻在温泉偷袭是为了报当初船上希希把他放倒的仇,就超幼稚了/。
动手动脚没有什么不可言说的目的就是单纯玩心大发,没事撩闲,所以老王懒得搭理他。
救命感觉自己仿佛在写流水账。
想了想还是没让他们旅程中在朋友圈秀瞎众人,这种事还是等回家再说吧x

评论(7)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