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辞

正式步入咸鱼行列/更文随缘,甜饼选手,绝不发刀,没玻璃渣/王杰希主义者/墙头众多,产粮喻王(可能最近会有也青

【喻王】血族进食的正确姿势


昨天大晚上突发脑洞今天才码完,瞎写练笔。ooc大概很严重……有什么意见请尽管提!谢谢!
血族喻×人类王 两人是同租室友外加好朋友实际上双向暗恋/。
虽然场景看上去可能有点sexy但并不是车,看我真诚的眼神。

“喻文州你……”王杰希看着眼前的情景,头一次感觉自己二十多年积攒下来的词汇量不够用了。
我一直以为我的室友加暗恋对象是一个研究血族的,结果今天我发现他真是个血族,我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喻文州的双眼通红,看起来在拼命压抑着自己作为血族对血液的本能渴望,但他还是艰难地对着王杰希扯出一个带着歉意的温和笑容。
“抱歉啊杰希……之前没和你说。如你所见,我是个货真价实的血族,而且正被满月影响情况不大好。可能要麻烦你今晚出去住一宿了,不然我怕伤害到你。”
你还能耐了逞强是吧,眼瞅着你就差把“想喝你的血”五个大字儿写脸上了还让我赶紧走。王杰希莫名火大,干脆一屁股坐到床上盯着屋子对角线另一边窝着的某人脸上不断变换的纠结表情。
“杰希?我真的可能会伤到你,我也不知道我还能保持清醒多久……”
得,为了喻文州,就权当献血了吧。“你闭嘴,悠着点儿来。”
然后他在喻文州震惊的眼神里坦然地扯开了领口的纽扣露出大片白皙的脖颈。
喻文州似乎还有点犹豫。
“赶紧的,你不睡我还得照常睡觉。”
话音刚落,他就被人按倒在了床上。没有预想中的痛感,看起来喻文州对他的脖子并没有什么兴趣——
王杰希心里的评价还没做完就被打断了思路。喻文州的确没对王杰希的脖子做什么,因为他直接上手扒掉了王杰希的睡裤。
“你要干什么?”王杰希有点惊恐。喻文州仿若实质化的视线在他光裸的大腿内侧逡巡,看得他头皮发麻。本能告诉他自己的处境很危险,但他现在-处在喻文州的绝对控制下。我现在让这家伙停还来的及吗,王杰希绝望的想。
“既然杰希这样邀请我……那我就不客气了。”
喻文州就着把王杰希的腿扛在肩上的姿势俯下身,伸出舌头舔舐着接近腿根处的一小块嫩肉。“杰希你不会真以为血族真的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是咬脖子的吧?其实正常真的是从这个部位吸血的。”
王杰希不想说话,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不幸被说中另一部分原因是他得控制一下自己别控制不住把喻文州踹下床——他虽然他觉得喻文州大概只是在用唾液消毒,但是腿根这种敏感地带被略显粗糙的舌尖擦过的感觉还是让他忍不住战栗。尖牙抵着皮肤带来轻微的刺痛,他听见喻文州有些含混的声音。
“放松,杰希。”
下一秒牙齿破开血肉的痛感传来,全身血液似乎都在向那一处奔流。这样的感觉太过新奇和刺激,王杰希觉得自己的肾上腺素水平一定正在飙升。他偏过头闭上眼睛,视觉的阻断带来的是其他感官的更加敏锐。他听见自己加速的心跳和粗重的呼吸,感受着血管中鲜血的流动和逐渐失血带来的晕眩。
“真是对不起,委屈了。”喻文州撤嘴,末了还不忘在自己咬出的那两个小口上再舔几下。“睡吧,杰希。”
还处在晕晕乎乎的debuff状态下的王杰希真的就这么睡过去了,自然也没听见喻文州的后一句话。
“果然很喜欢杰希啊。”

END.

其实一切都是喻策划自导自演的,假装犯病(不是)试探一下老王看看他会怎么办,没想到老王愿意献身给他咬一口,可喜可贺。奥斯卡欠喻总一个小金人。
我是不会告诉你们杰希表示我的血给你喝一口吧的时候的时候喻总心里都快笑开花了恨不得马上扑上去的。

评论(2)

热度(98)